• <tr id='mfk1dl'><strong id='mfk1dl'></strong><small id='mfk1dl'></small><button id='mfk1dl'></button><li id='mfk1dl'><noscript id='mfk1dl'><big id='mfk1dl'></big><dt id='mfk1d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fk1dl'><option id='mfk1dl'><table id='mfk1dl'><blockquote id='mfk1dl'><tbody id='mfk1d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mfk1dl'></u><kbd id='mfk1dl'><kbd id='mfk1dl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mfk1dl'><strong id='mfk1d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mfk1d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mfk1dl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mfk1dl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mfk1dl'><em id='mfk1dl'></em><td id='mfk1dl'><div id='mfk1d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fk1dl'><big id='mfk1dl'><big id='mfk1dl'></big><legend id='mfk1d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mfk1dl'><div id='mfk1dl'><ins id='mfk1d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mfk1dl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mfk1dl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mfk1dl'><q id='mfk1dl'><noscript id='mfk1dl'></noscript><dt id='mfk1dl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mfk1dl'><i id='mfk1dl'></i>
                公告: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 搜索标题   智能搜索  
               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- 茶叶大全 - 茶馆茶艺

                余庆茶韵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11-03-29    点击量:28229 次

                余庆茶韵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   茶在我看来,有点像¤某些压在箱底的陈年往事,越泡越开,直到纤毫毕现、面目全非。干枯萎谢化为沉在水底的柔软肉感,叫人反倒局促,不知这封慢慢写来的水中书信,还能不能读得懂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   所以◥茶轻易喝不得,费心。咖啡倒是好,再坚硬的果实也变成齑粉变成不着一物的杯中█水。此等快速决绝的本质摧毁,再无物可存可观可念,是大毁灭过后无一尘埃的茫然空洞,倒也百无禁忌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   这些年,长沙城里小情小调的个性茶楼越开越多,热气腾腾赶着劲往≡前冲的娱乐快都,似乎也长出了些茶的心事慢下来几步,容得我这懒散的人,偶尔也会动心去喝茶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   最近去←的那一家,远在三角洲,湘江边上,叫余庆》茶堂,取自《周易》“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”一句。主人家因着祖辈都爱茶的因缘,开了这间茶堂,名字№也先远远地就有了点岁月长久、万事静好、家和业兴的意△思。茶堂且只管叫安化黑茶唱惟一主角,其余恕不接纳,在安静的街边上担着满堂茶香,等懂它的人近得身去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   我其实是不懂如何看茶●品茶的,却愿亲近安化黑茶,只是因了“安化”这两个字。从小就常听父亲说起,家乡曾经属于老安化的版图,我们也算是安化人。外祖父三十多岁时,就在民国的安化县政府里做过几年的官。母亲说小时候见外祖父骑了大白马回家,甚是神气。所以安化★这个地方,从小就听得耳熟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外祖父已去世十多年了。近来有缘去了好几次安化,竟强烈地思念起他来。记忆中外祖父极爱喝茶,案头总有一个紫砂的茶壶,原来也是这里的来由。真想知道那个当年写得好字、做得好对联的俊朗青年㊣,走过安化哪一座茶园的陌上小路,又曾在哪一处屋前歇脚,喝上一壶农家自做的好茶?这回坐在余庆茶堂里,慢慢喝上一杯上世纪80年代的安化黑茶,唇齿间一股沉木的醇香不肯消散,仿佛竟看到当年时节在书桌前教我写字的外祖父,看到那个№骑在大白马上的青年男子。是的,他将要▃回家省亲,也许,月亮升起的时候就能到家……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   我要问自己,还记不记得一行法师说过的那句:一张纸ξ上飘着一朵云?没有云,就没有雨。没有雨,树就不能成长,更谈不上造纸。其实每一片茶叶上,也飘荡着这样的一朵云。没有云,没有雨,没有树,如何有春天满园的茶色里,女人们双手纤巧翻飞去摘茶,男人们高声地喊着号子来踩茶,孩子们则在四周奔跑嬉戏?也如何有得这个『初春的夜晚,在余庆茶堂里坠入一段绵长的温暖?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事实上,阳光、云朵、河流、家园、所有跳动着爱着的心……天地万物,互为彼此。这份欢喜,可以藏在手边一壶清茶里,屋角那株老梅树梢上,千山万水的船帆过处,只等着你的发∏现。可是我们的心总是太容易被遮蔽,纸上的云,茶中的雨,看不见也听不着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世上没有吹得尽的云朵,落不下的雨。没有放不下的心事,泡不开的茶。这封清水泡开的岁月书信,懂或不懂,收下←就是一份欢喜。日子▅好好过下去,步子轻轻慢下来,说不定哪一天,就懂了。
                (林姗)


                收缩
                • 电话

                • 0731-84422939
                外交部 发展计划委员会 国家经贸委 教育部 科学技术部 国防科工委 民族事务委员会
                公安部 民政部 财政部 国※土资源部 建设部 铁道部 交通部
                信息产业部 农业部 水利部 对外贸易部 卫生部 国家计生委 文化部
               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 中国人民银行 国家烟∩草专卖局 国家邮政局 国家文物局 安全生产管理局 国家粮食Ψ 局
                国家☆统计局 国家税务总局 国家环保总局 工商行政管理局 质量技术监↓督局 国家知识产权局 国家旅游局
                国家广电总局